影音先锋av资源库soso_快播av种子_av狼论坛_2015影音先锋av撸色肉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datongfr.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畸恋与变态

时间:2018-05-18 从教室出来,又被拉到楼梯的地方。
向下爬,比向上爬更困难。体重向下移动,手臂需要用力,必须很小心的爬下去。
不得不把双腿尽量分开,像极了青蛙向下爬,屁股向上翘,阴户完全暴露。
夏子勉强忍耐屈辱,跟着手电筒的灯光爬下去。
手电筒的灯光尔照到后面,是白井把灯光照在阴户上,仔细观察。
已顾不得一切了,要虐待就悉听尊便吧。
夏子开始自暴自弃,但这也是虐待狂所希望的。
白井的脸上露出淫笑。胯下的肉棒仍保时勃起的状态,除手电筒外,还拿着刚才塞在肛门的大号烟火。
「到这边来。」
夏子使出全力爬上楼梯时,白井把她拉到连结A栋校舍和B栋校舍的走廊。其实,只有屋顶,等于是在野外。
看到半空上的月亮,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但可以确定是深夜。
「要带我去那里?」
「全身是大便,你也不舒服吧…」
白井有趣的看着夏子污秽的身体。
中庭有喷水的大水池,白井要夏子在那里洗身体。
对赤裸着身体到外面去,仍有排斥感,可是必须洗身体,夏子只好跟在白井身后爬行过去。
白天有喷水的水池现在很静,各种大小锦鲤沈在底睡眠。
「进去吧,我会帮你洗乾净。」
白井把手筒和烟火扔在草地上,自己率先进入水池。水深只到膝盖而已,也不怕弄湿白衣,哗啦哗啦的像小孩一样戏水,从胯下挺出的二十公分炮向夏子招手。
我为什么做这样淫猥的事,虽说没有人,但裸身进入学校的水池梩……
不过,即使拒绝,白井会用力拉狗环带强迫进入,所以夏子只好站起来,进入水池。
「你的肌肤真美……」
白井几乎癡呆的望着站在面前的夏子,只有眼睛发出光泽,好像表示身体里有虐待狂和被虐待同时存在。
夏子不敢继续看白井的可怕表情,不知道还会受到什么样的可怕虐待,夏子把注意力集中在白井的心态上。
这样凌辱我,可能是他对女人的报复吧….
一如他自己的告白,白井被邻居的寡妇调教成被虐待狂、成为性奴隶,每天都沉迷在虐待狂的游戏中,养成异常性交的嗜好。这也是正如白井所言,是和恐惧背对背的快乐。有如向隐藏在生死深渊的性感挑战,是十分可怕的游戏。
把这种异常快感教给中学生的少年,那个叫美也子的寡妇实在有问题,另一方面,白井和生母沉沦在不伦的快感之中。
他是从少年时期就在异常的性行为中成长,被训练成被虐待狂的同时,身体里也产生虐待狂的慾望。这种变态的性慾猛然爆炸,使他做出这样的行为,所以这是对人的复仇。
夏子要自己接受如是的理由。不然的话,连自己也会迷失,沉入些一异常的气氛里,夏子终于发现这个有毒的性感,向隐藏在她体内的淫魔招手引诱。
夏子想用最后的理性克制自己,不璶受到白井的引诱,而迷失自已。
「你受到凌辱,但仍那么美丽,有气质,真是最理想的人选,这是美也子和老妈都说过的话,一个女人是不是的美,要经凌辱才知道….」
白井看着夏子的脸,用手掌捞取水,浇在夏子的肩上。
有美丽的脸蛋,匀称的身材,披散在肩上的秀髮,夏子确实很美,在黑暗中,白哲的肌肤更显着。
污物沾在手臂和胸上。当然屁股上也有,白井充分的享受光柔肌肤的触感,不停地浇水,用手清洗。
「女人的肚子真柔软,摸了感到真舒服。」
夏子的腹部没有赘肉,形成性感的曲线,抚摸时非常柔软,而且有吸引力。
白井的手摸到细腰,沿着曲线反覆的摸丰满屁股和下腹部。
不愧是少年时代就受到母亲和寡妇的教育,抚摸的动作灵巧,好像能看到性感带一样,柔和的爱抚。
「啊….啊….」
在阴毛上逆向抚摸时,夏子不禁发出哼声。
可能是阴毛拔掉一半之故,好像比过去敏感,用手指揉搓阴核时,忍不住把併拢的腿分开。
夏子不很情愿,然体内的慾火被点燃。
「又想要我玩弄你的阴户吗?」
白井似乎看透夏子的心事,用语言挑逗。
「哎呀….」
「女人的阴户是不论玩弄多少,也不会满足的。」
白井一面说,..一面拔阴毛。
「痛啊……」
夏子轻叫一声,同时又把腿分开,好像挨骂后仍不听要求的小孩,淫蕩地扭动屁股,要求夏子继续玩弄。
然而,白井的手指没有来到啊,离开阴毛后,爬上乳房,像测量重量般从下面抬起揉搓。
「无论形状或丰满度,都是一流的乳房。」
在乳头上捏弄,偶尔则向上拉。
「啊….啊……」
夏子皱眉,抬起脸,茫然地看着夜空。
在学校的水池和儿子的级任老师……仰望夜空,星星闪烁….这是多么违背道德,但又充满性感的刺激……
夏子的美丽脸,在月光照映下,显得更动人,在颈子上看到静脉,黑色的狗环显得奇妙的性感,微张嘴,露出皓齿,伸出粉红色的舌尖,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白井轻轻地在美丽上抚摸,食指伸入夏子的嘴里时,就用舌头舔,用牙齿轻咬,夏子的愤怒完全消失,沉浸在亢奋的性感之中。
「现在要给你洗屁股,把手扶在那里。」
「这样吗?」
「要把腿分开大一点,不然就不好洗….」
夏子双手扶在水池的边缘,双腿分开至极限。挺出水蜜桃般的丰满屁股。
白井从后面哗啦哗啦地向屁股浇水,然后一面爱抚,一面清洗屁股和大腿根,也把水浇在肛门上,用手指刺激肛门,产生兴奋。
「啊….啊……」
插入手指时,夏子向上弯曲后背,发出哼声。
「这里要特别仔细,把里面也洗乾净吧。」
浣肠的效果尚未完全消失,括约肌仍旧鬆弛,很轻易就插入中指和食指。
「啊….啊……..」
插入到手指根部,白井就用力扩张肛门,形成还能插入一根手指的空间,于是用另一支手捞起水,倒进去,立刻用插在里面的二根手指搅拌,停止转动时,就用手指把里面的水掏出来。
「里面因为浣肠液,还是滑溜溜的。」
「啊….啊……」
夏子觉得屁股里面发热,产生从未有过的令人疯狂的快感。当然也在旁边的肉洞里进行刺激。膣襞受到摩擦,子宫产生强烈搔痒感。
「哈哈哈哈冒出泡沫来了….」,
白井好玩似地继缋拨水,用手指搅拌.还逐渐加快手指的动作。
「唔….啊….」
夏子垫起脚后跟,在腿上用力,摇动头髮,拚命抓紧水池边缘。
「哈哈哈….很像刚才的河蟹….」
的确,从肛门冒出白色泡沫。
「啊….啊….」
夏子疯狂的摇动头髮,发出沙哑的淫浪声。
脑海里一片空白,听到用河蟹比喻她的肛门的话,也像很远的地方传来,没有感到羞辱,还不知不觉的配合手指动作,扭动屁股。
沙哑的哼声越来越急促,后背弯曲成弓形,当上半身痉挛时,终于达到性感的最高潮。
夏子的身体软绵绵失去力量时,白井也从肛门拔出手指。
「你总算洩出来了,但这是刚开始,还让你洩很多次的。」
白井又哗啦晔啦地在夏子的屁股上拨水。
白井穿着白衣蹲在水池里,脸靠近夏子的屁股。
「啊….真是让人陶醉的阴户。」
白井看着肉缝,用双手的拇指分开肉缝,肉洞里溢出蜜汁,微微散发出性臭味,也峈有火药味。
白井好像要把这种景色烙印在眼里,瞪大眼睛凝视。
「不要这样看了,快一点玩弄吧。」
夏子终于扭动屁股催促。
可是要享受虐待狂游戏的白井,并不喜欢夏子如此催促..不如她表现得更怕羞,或惊吓得发出尖叫声,能让他更高兴。
「你刚才对我说什么?」
白井的脸色大变,右脸颊抽搐,本来膨胀的巨棒瞬即萎缩,背对白井的夏子,不可能知道阴茎或白井的表情发生变化。
「快一点….不要急死我了….快一点吧….」
「真鲛样吗?那么在这之前的行为都算是和姦了吗?」
「都弄成这样了,还分什么和姦与强姦呢?」
夏子没有发觉白井说话的口吻已恢复正常,夏子完全变成一支母狗,不断地扭动屁股。
「不分和姦与强姦了吗?」
「是呀!那种事已不重要了,身体痒痒的..我快要疯了。」
「原来如此,你还不够….」
夏子说着,露出得意的笑容说..
「….又这样..想让我说出难为情的话了吗?」
夏子虽然口吻犹豫,其坟自己也想说出淫语,使自己更兴奋,肉洞已因兴奋而抽搐。
「是呀!还是从这里开始吧。因为这样更有效果,现在你要说….请舔我的阴户….」
白井又用新的方法开始作战。
「啊….我说。我说了….你可要弄……」
夏子难为情的扭动屁股说!
「请舔我….夏子的阴户吧。」
「嘿嘿….很好,我就绐你舔吧..」
白井很满意的说过后,就像欧美人的寒暄一样在阴户上轻吻一下。
「啊….不要……」
夏子不满意似地用力向左右扭动屁股。
「嘿..现在能这样说的话,我就舔….夏子的阴户比美也子的阴户或妈妈的更好,所以请用力的舔,尽情的疼爱吧。」
白井说话的口吻又不正常了,与此同时,萎缩的阴茎又开始膨胀,恢复硬度
「怎么可以….和美也子或妈妈的比较呢…」
「你不肯说吗?」
「我说,可是说了,你一定要绐我弄。」
「快….快一点说….」
「夏子的阴户….比美也子的阴户….妈妈..的阴户更好吧..所以请用力的舔….尽情的疼爱吧….」 ..
白井听夏子说完后,兴奋的舔阴户,将阴唇吸在嘴里,伸出舌头舔湿儒的肉缝。
「啊….好啊….」
夏子发出哼声,用脚尖支撑身体,缩紧大腿肌肉,小腿变更硬。
舌头进入肉洞时,夏子疯狂的扭动屁股,白井的舌头长于一般人,妈妈和美也子都读美他舌技是一流的。
从洞口进去的膣壁好像形铺满砂子的感觉,知道这是相当不错的各器。
发出揪揪的淫糜声,吸吮溢出的花蜜。
「把腿分开大一点,屁股抬高。」
为使舌头能插到最深处,重新摆好姿势。取下眼镜,放在水池边上。
「啊….啊……」
夏子抵起后背,分开大腿时,很粗暴的插入拇指和食指,把洞口分开,然后将舌头插进去。
用舌头享受粘膜柔软的触感,在肉洞的深处扭动舌尖。
「好….这样好的还是第一次……」
夏子为曾经没有感觉全身颤抖。用力插入舌头时,能达到子宫口,在子宫口上用舌尖舔,夏子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啊….啊….好….好….」
从喉嘴里挤出哼声,表示自己的快感。
「现在要给你做更好的事情,你….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阴户这样拉开吧
白井让夏子用自己的手把大阴唇向左右拉开。
「这样可以吗?」
夏子抬高屁股,用咱己的手指拉开阴唇等待。
「很好。就这样拉开。」
白井握住自己的巨棒站起来。
「啊….啊….」
夏子期待长达二十公分的巨棒从背后插入的时刻。
两片阴唇形成椭圆形的弧度,露出粉红色的正在蠕动的粘膜,尿道口也向左右拉开,看出收缩样子,也说明夏子兴奋的程度。
「要出来了!」
夏子在这剎那没有听懂白井的意思。
「唔….」
白井发出轻微的哼声。
「啊….啊……」
原以为会插入勃起的肉棒,可是白井竟然对着拉开的阴户喷出小便,是从不到二十公分的近距离喷射。
「哎啊……啊……..啊..」
夏子发出惊讶与耻辱混合盷声音,不过她的手指仍旧把自己的阴户拉开,这种异常行为带来的刺激,使她的脑神麻痺,以致不能思考了。
很长时间的喷射,白井在下腹部用力,增加水压,刺激阴户。
「会粘粘的,还是洗乾净吧。」
白井尿完后,让夏子蹲下,使屁股浸在水里。
白井戴上眼镜,也一起蹲下,这时候,夏子还是背对着白井。
白井伸手在水里开始洗夏子的阴户,用手指揉搓阴唇,好像在享受那种触感
「小便喷在那里,你有什么感觉?」
「这..你..都是不样不按牌理出牌。」
夏子扭动屁股作答,她的口吻有点撒娇。
「感到很不错吧。」
「嗯….」
「一定会的,是越来越感到舒服吧。」
白井一面说,一面把两根手指插入肉洞内。
「啊….不行啦….」
「你说不行….是什么意思?」
「已经忍不住……」
夏子被喷射尿液后,又产生性感,恨不得马上刻有肉棒擂入,心里急得痒痒的。
「你想尿尿了吗?」
白井误会,但也不算答错,在水里受凉之故夏子确实有也尿意。
「是啊,所以拔出手指吧,我就在水池里。」
在插入肉棒之前,还是先尿出来子,夏子没有纠正白井的误解。
「不可以尿在水池里?」
白井突然大叫,站起来时手指仍旧插在肉洞里,所以白井的屁股也被向上拉起。
「啊..啊….」
夏子的双腿分开,向马一样把屁股高高抬起来。
「我要看撒尿的样子。」
白井大叫,用手指拉阅阴唇,露出肉沟。
「啊….羞死了….」
「事实上,有人看,你会更高兴的。」
「这….」
「我要看从洞里出的剎那,所以快一点浇在我的脸上。」
啊….要我把尿在他的脸上,这个人怎么叫我做这种事.. 夏子感到不可思议,但不知为何,反而产生兴奋。
啊….真好。他能这样把脸靠近我的阴户。
此时的白井正在那儿等待尿水从尿道口出来的瞬间。
真想郱样做,把尿浇在男人的脸上,真的要那样做….让他看尿出来的样子
尿道口突然微胀,原来的裂缝变成洞状,黄色的尿液猛然喷出来。
「啊….啊….」
温温的尿水喷在白井的脸上,因为戴眼镜,不用闭眼睛。白井带蓍笑容看尿从里面飞出来的情形。
「啊….你看到了….」
夏子的奋声音中带些沙哑。
「这样弄了以后,我就忍耐不了了。」
「我也不行,刺激太强烈,心脏感到疼痛….快一点绐我吧….这这样后面插进去吧。」
夏子变成母狗,脑海梩充满粉红色的雾,全身被快乐和性包围,阴户已火热得溶化,疯狂的追求阴茎。
「你对我的鸡鸡是这样满意吗7..」
「是啊..我想要了..快点插进来吧。」
夏子扭动屁股要求。白井取下眼镜,用水池的水哗啦啦地洗脸。
「果然女人都是好色的..」
重新戴上眼镜上,龟头对正肉洞口,双手用力抓住屁股。
「啊..啊….」
「可以插进去了吗?插进去后就不会中断了。」
「没有关係….快一点吧….」
白井的下体终于向前挺进。二十公分的巨炮插入湿淋淋的肉洞里。
「好..好啊….」
期待已久的感觉,使夏子忘我的惨叫。
巨棒开始做长距离的抽插。不但长而粗,而且炮身有相当大的弯曲度,所以抽插时,发出强烈的摩擦。
插入时在膣襞上摩擦后,一口气使插到根部,子宫口被巨大的龟头压扁,每一次抽插时也刺激到直肠。
「啊….」
和丈夫的阴茎完全不同,长度和粗度都不能比较,夏子仰望夜空,后背向上弯曲。
巨大的肉棒插入时,丰满的乳房随之摇曳,腹部的曲线如波浪般起伏。
「啊..唔……」
白井的全身向后仰,肉棒从下向上猛冲。虽然射精两次,但他这样猛烈的动作,如果是一般男人,可能维持不了十分钟吧。
「啊..啊….」
肉棒顶到子宫上,夏子脚尖站立,美丽的屁股向上翘,可能是平时就从事运动,修长双腿的曲线使人联想到欧美的运动选手。
皱起眉头,美丽的脸颊扭曲,脸色红润,从张开的嘴露出舌尖,非常妖艳的表情。
啊..真好….受到讨厌的男人姦淫,为什么还会有这样强烈的性感….好..还要用力的插吧….把我的阴户插烂吧。
「啊….要弄坏了……」
阴唇缠绕在炮身上,抽插时随着炮身在洞口里进出。从阴户里发出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美也子喜欢猛冲猛插,妈妈则喜欢在里面扭动。」
白井的动作的确有动感,两人的下体密接,同时昼很大圆圈旋转。
「啊….唔……」
龟头顶在子宫口上作支点,然后做旋转。包围炮身的肉洞,好像被扩大二、三倍的感觉。
炮身在砂粒状的洞口附近摩擦时,夏子的脑神经感麻痺。
「要洩了!」
夏子很快就达到性高潮。
「嘿….这种感觉很好吧。」
紧贴在一起的下体,开始摩擦,昼圆圈的动作仗白井的阴毛刺激到大阴唇。
「啊..啊……」
随着夏子的淫浪哼声,白井又改变方式,他準备从背后让夏子达到性感的颠峰。
「唔….唔…」
插到根部时,一定会顶在子宫口上,夏子为快感陶醉,但很从容,不致于射精。
噗吱噗吱的抽插声,在校园的中庭发出迴响,可见是充满力量的活塞运动。
「唔….唔….唔….」
冲到子宫口上时,夏子从喉嘴深处发出哼声,头髮散乱,丰满的乳房不停地摇动。
「这样觉得如何?」
白井抓住屁股的右手伸到前面,找到阴核,剥开包皮,露出敏感的肉芽,用中指腹用力压肩。
「啊!….啊….」
阴核充血..,膨胀至极限。白井在那里用手指旋转揉搓,当然此时也没有停止活塞运动,强烈的冲刺几乎使夏子的双脚浮在空中。
「洩了啊….」
夏子对着夜空发出大吼。
迎接这天晚上的第二次性高潮,夏子在甜美的陶醉中,全身无力。
「我刚才说过的,开始干了就不会停止。」
白井拔出阴茎,但把夏子从水池里拉出来,带到草地上。
「啊….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下….」
夏子摇摇摆摆的蹲在草地上。
「不要在这里撒娇!」
白井不吼后脱下白衣。
「我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先洩了,你还没有….我让你弄….我先休息一下。」
「让我弄。」白井的脸抽搐。
「是..因为刚才太强烈了,没有休息一下,身体会受不了的….可以弄..但让我先休息一下。」
夏子很大意,忘了白井的目的。
「我说过..一起享受不伦的游戏了吗?我说过两人相亲爱相的性交了吗?」
「啊….」
夏子急忙用手掩嘴,那些河蟹、拔阴毛、烟火、浣肠后在儿子的课桌下大便等;想到这些作为,恐惧感出现在心头。
「这是对你的处罚,不是和一般男女的性交一样的!」
「放了我吧….对不起啦….」
夏子的脸色苍白,拚命道歉,但为时已晚,白井的右手抓住夏子的头髮。
「唔….唔……」
「痛啊……」
不管夏子的尖叫,白井发出唔唔的哼声,拉着夏子的头髮在草地上甩动。
「对不起….什么事我都答应..请谅原吧..」
「好,你不要忘记这句话。」
白井把夏子拉过来,自己盘腿坐在草地上。
在他大腿根还有二十公分的巨炮高高挺起,命令夏子面对面的的骑在那个东西上面。
「在我说好以前,你要不停地扭动屁股。」
「这样….这样可以吗?」
夏子採取和白井面对面的姿势,双手放在白井的肩上,开始让身体逐渐往下降。
「对,就用这个姿势把肉棒吞进去,然后扭动屁股。」
白井握住自己巨大肉棒,等待湿淋淋的阴户。当湿润的粘膜碰到龟头时,就让龟头在肉沟里来回摩擦。
「噢….啊….」
肉沟受到摩擦,阴唇受到刺激,阴核受到揉搓时,夏子的身体又开始出现快感。
「休息什么….只是这样弄一弄,你就叫个不停..」
白井把龟头对正肉洞口,夏子的屁股继缋向下,迎接肉棒进入。
被别人和自己引进,在感觉上是不一样的,不同角度的刺激传遍阴户,进入十二、四公分时,阴茎开始在膣壁上摩擦。
夏子用力夹紧腔壁..同时把肉棒吞进二十公分。
「啊….啊….」
由于先前的性高潮过强,夏子的性官能立刻亢奋。
「对!就这样慢慢的用力扭动。绝对不可以停止或休息。」
白井抱住夏子的柳腰。用力掌在后背上轻抚,在耳边和脖子上用舌头舔。
「啊..啊……」
不用白井命令,夏子的屁股已开始有节奏的扭动,随着自己的慾望,加快吞入吐出的速度,这种要求,对变成母狗的夏子而言,真是求之不得。
白井用力抱住夏子身子,柔软的乳房压肩。
「你有多少感觉,要用舌头回答。」
说话时,在耳上喷气,舌头从耳根绕到脸颊,然后开始要求热吻。
「唔……唔……」
男人的舌头插入嘴梩时,夏子发出甜美的鼻音回应,夏子也积极的用舌头缠绕,表示自己也有这样的性感。
白井左手抱住夏子的头,右手在后背抚摸,把大量的口水注入夏子的嘴梩。
「还要用力扭动屁股!」
充分享受接吻的滋味后,夏子又改变姿势。小心不使肉棒脱落出来,从盘腿姿势伸直双腿,然后仰卧在草地上。
「这样可以吗?」
夏子知道採用骑马姿势时,配合男人的动作,骑到白井的身上。
张开嘴,流出蜜汁的肉洞和白井毛绒绒的胯下密接。
就这样密接着,开始扭动屁股,自己的阴毛和压扁的阴唇,经过白井茂密的阴毛摩擦,觉得非常舒服。
夏子主动扭动屁股,享受性器与性器摩擦的感觉。
「啊..太好了….」
肉洞里塞满粗大的肉棒,屁股扭动的方式稍不同就可以享受各种不同的感觉。阴核在阴毛上摩擦时,快感的电流从后背掠过。
白井默默地任由夏子活动,欣赏性感的身体。
微微闭上眼睛,双唇微启,身体颤抖的模样就足够刺激方人的大脑,身体微微向前弯曲,摇动丰乳,修长双腿分开至极隈,无论怎么看,都是性感十足。
「啊….啊….」
夏子扭动屁股,性感益发强烈,同时为获得更大的性高潮,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阴唇用力缠绕在肉棒上。
用膝盖支持身体时,抽插的距离更大,放下屁股时,子宫口就获得龟头冲击的快感。
「啊….唔……」
夏子的哼声越来越急促,不停地摇动屁股。
美丽的眉头皱起,头髮四处飞舞,丰乳在胸前摇曳,此时,没有到达该有的程度是绝对无法停止的。
白井对这样的攻势,仍旧表现得非常从容,仔细观察夏子淫蕩的模样。
「我要你在我说好之前必须扭动屁股的,你却又这样自己一个人达到性高潮
白井说完,从下面抱紧夏子的屁股,然后配合夏子的动作,使阴茎用力向上挺。」
「啊….啊….」
夏子的上半身向后仰,发出尖叫声。
白井不只是配合夏子的屁股扭动,还会改变龟头和子宫及肉壁摩擦的位置。
抽插的距离比先前更人,肉棒从肉洞退出去时,一直到龟头达到洞口为止,然后用尽全力再插入到底。
翘起的肉棒在膣壁上摩擦,最后冲到子宫口,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顶。
「洩……要洩了….」
每一次夏子都这样咆哮。
早已被性高潮淹没,想离开肉棒抬起屁股时,白井抱紧屁股,继续抽插。
「哎呀……」
脑海里一片空白,可是子宫仍旧有强烈性感,强烈的电流传遍全身,简直是快感地狱。
如此持续二十分钟后,夏子终于翻白眼昏过去了,身体软绵绵的扑倒在白井身上。
「不会因为你昏过去就停止的。」
白井自言自语的说蓍,在肉棒插入肉洞里的情形下,改成正常的姿势,然后抬起放在肩上继续抽插,而且还保时一定的节奏。
不久后,夏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此时,发觉自己身体仍然有性感,不仅下半身,全身以及大脑皆完全麻痺。
在水池里从背后插进去开始,已过了近一小时,夏子不知有过多少次性高潮。虽然如此,只要改变姿势,又会产生新的性感,这是女人的肉体无法改变的本能。
「啊….饶了我吧……」
说起来,这个男人的精力真强,不知道那个美也子的寡妇是如何训练他的。
「你醒来了吗?我说过,在我说好之前,屁股不可以停止扭动,结果你竟然昏过去了….」
「啊….还是饶了我吧….」
「不行!现在才正式开始,我还没有在你的阴户里射精」」
白井说完,更加快活塞运动。
肉洞里已是湿湿粘粘的沼泽地,即使想快点让白井射出,肉洞也无力夹紧肉棒。
「啊….不要……」
夏子拚命摇头,可是白井又开始有节奏的抽插时,立刻点燃慾火,全身开始颤抖。
啊……真了不起….该怎么办…比刚才的性感更强烈….啊….
夏子咬紧嘴唇,使自己不要发出淫浪声,觉得子宫已肿大。抽插时,快感从后背传到大脑。
啊……阴户太舒服了….好像要溶化……
夏子对自己心梩的话感到惊讶,我什么时候变成会说这种话的女人呢…
心里如是想,但身体的兴奋更高昂,恨不得能从嘴里大声说出这些淫蕩话。
啊….夏子的阴户….湿淋淋的阴户….像这个男人的妈妈或美也子一样大声叫出来。那样叫出来后,不知有多舒爽。
想这样说的戚觉,使得心脏几乎要爆炸。
「啊….啊….唔……」
夏子拚命地忍耐那种慾望。
「唔….我也想要射出来了….」
白井把置于肩上的腿放下来。抱紧夏子的身体。
产生和相爱的男人性交的一体感时,夏子就再也不能忍耐了。
「啊……还不能..再等一等..把我的阴户弄烂吧….」
夏子说着,抱紧白井,不这样的话,会因强烈的羞耻感到使自己消失。
「我要把你的阴户干成稀巴烂。」
白井听到夏子主动说出的淫语,更猛烈的抽插。
「啊….太好了..就让我的阴户更舒服吧….」在夏子的肉体产生未曾有过的强大性高潮,身上所有的洞孔都胀开后又收缩。
「唔,出来了!」
白井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向夏子的肉洞里猛烈冲刺。
「啊….好..我的阴户快要溶化了!..」
两个人像一对相爱的男女,紧紧相拥,投入性高潮的大海里。
夏子清醍时,白井也全身无力倒卧在女人的裸体上。
夏子温柔地抚摸白井的后背。
可能是因为最后主动地说出淫浪的话,对白井的憎恨已消失。只要他再犯错,夏子愿意忘一切。可是无论如何也想知道何以选择夏子凌辱。当然这个男人的异常性受到母亲和美也子两个女人的影响,但为什么选择夏子,仍百思不解。
是不是从家长会见到的时候就有这种计划,对夏子产生一见锺情的感情。
一定是这样,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理由。
夏子呆呆地望着白井,希望他最后能说一句..「因为爱你!」
于此之际,白井走过来,然后去拿来曾经插在肛门里的烟火,垂直插在地上。
「有一件事我一定要间你。」
「什么呢?」
「今天晚上的事……为什么要这样呢?」
白井默默地在烟火上点火。
「为什么选我呢?」
「这是处罚。」
「为什么要处罚呢?..」
夏子以为他是对女人的惩罚,看到夏子后,就爱上,所以选择夏子做为对象,夏子有这样的信心。
然而,白井的回答,却出乎夏子的意料。
「是你的儿子忘了带来理科作业,所以要这样惩罚。」
夏子几乎要怀疑自己听错了,惊愣得说不出话来。于此之际,烟火飞向夜空,茌空中划出缘色和红色两轮大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