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v资源库soso_快播av种子_av狼论坛_2015影音先锋av撸色肉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datongfr.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往事追忆录 第15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时间:2018-06-22 有人告诉我……爱情像杯酒……他说喝它吧……别皱眉头……因为它烫不了你的舌……也烧不了你的口……喝吧……别考虑这么多……
  若说爱情是酒,在我尝尽甘甜浓郁之后,杯底的沈澱却是苦涩辛辣。在我二十三岁那年,当兵一年又两个半月后,我初次尝到了这杯酒的真滋味……宿醉令人头疼,苦痛难忘,但你未曾尝试过,永远不知其真滋真味。小洁的dearJohnletter使我对爱情,甚至生命本身的所谓真实面,起了一股怀疑。我不知什么是永恆?什么是永久不变?什么是可以掌握的?
  若说幻灭是成长的开始,这个爱情的幻灭,却没有使我成长,只是把我从天平的这一端,赶向了另一端;我宛若一个溺水者,在小洁抛开我的手,几番浮载浮沈后,又被另一只手抓住,定神一看……却是表姊。在饮罢第一杯酒后,我又贪喝了一杯苦汁……
  与小洁的恋情结束后,我消沈了一阵子。惟有藉着工作使自己忙碌起来,以冷却心中的伤痛。渐渐的,我越来越冷漠,对外在的人事更佚,季节递,充耳不闻。有时竟可不发一言,整日发呆。这是一个茧化的过程,自己结一个茧把自己包起来,让伤口慢慢好起来。别人无法伤害我;我也不去伤害别人。付出的代价却是,对生命热望的散逸……
  就在我最消沈的时候,像小时候我跌倒时一样,表姊伸出了她的手。
  那是一个例行构工的午后。回到连上,就发现自己床铺上躺着一封信。长方的信封上,娟秀的字迹写着自己的名字,似曾相识的。好久没有信件的我,不禁有一丝迷惑与蕩然。迫不及待打开信封,抽出浅绿色信纸,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回在空中,是表姊写来的。
  「小雄:展信愉快!!
  近来好否!?
  最近老下雨,凄风苦雨的,令人气恼。你那边呢?
  风否?雨否?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的工作还算顺遂,反正就是帮老闆管管帐,写一些商业文书。以前若说有什么雄心大志的话,也被一成不变的生活消磨的快光了。你离退伍不远,也要开始想想将来要做什么了。如果还没个底,不妨考虑再唸唸书。你们家就你一个宝贝儿子,阿姨他们嘴里不讲,但我知道对你的期望也是有的。
  小洁曾来找过我。你们的事我很遗憾……人有八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为姊只能劝你想开点。天涯何处无芳草,虽是一句老话,但还是对你受用的。郁卒时,看看蓝天白云,沈澱一下自己的心情,再回首时,或已云淡风轻……
  祝好!!
  如字」
  这封云淡风轻的信,在我渐成死水的心湖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激起的涟漪向外激荡扩散,终于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几乎使我灭顶。
  再见到表姊时已是退伍后月余。她在桃园一家公司上班,自己租房子住。
  走出桃园火车站,见到她站在对面圆环,用力向我挥着手。我笑着迎向她,她今天穿了一套浅绿色洋装,笑容依旧,只是多了一份成熟妩媚。
  "嗯……身体变结实喽!!",表姊打趣着
  "……",我笑笑不语,只是朝着她看,她似乎有点尴尬。
  "走吧!!去吃饭,吃饱带你去玩!",表姊转移着话题。
  "嗯……"
  两个人在火车站附近胡乱吃了点东西,跳上桃园客运,直向海边奔去。
  车上乘客很少,我跟她并坐。车开的猛快,凉风从窗口灌进来,把她的长髮吹的飘扬起来。窗外田野风光飞快着后退,满眼都是绿意。她注视着窗外,默然不语,秀丽的脸庞映在车窗上,忽隐若现的,我望着车窗上的她,似乎有点模糊而不真切的,田园风光跟她的脸交映着,忽又幻化成小洁的脸……那我早已要尝试忘却的脸庞……我怔怔看着,心中若有所感,思潮起伏……
  "怎么啦!!脸色那么苍白??",表姊问道
  "没啥啦……大概是晕车吧!!"
  "去过外岛的人还晕车……",表姊笑着
  "嗯……"
  到了观音下车,我们踱向海边。柔软的海砂踩起来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不能确定下一步是虚是实。沙滩上留下两行长长的脚印。
  "我在外岛看的海还不够,还带我来看海啊!?",我苦笑着
  "没办法啊!!来桃园这么久,我也不知道还有哪好玩?"
  "何况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啊!!",姊解释着
  我们坐了下来,海风吹来,带有溽暑那种阳光的鹹鹹的味道。我们聊着别后种种。跟表姊聊天的感觉是不同于同小洁的。我不用隐藏什么,也不虞伤害到她,我只是数说着我的欢喜忧愁与苦痛,自自然然,全无压力。那种亲密感能使人卸下他的面具,直道心中的种种一切。我说着自己那段结束的恋情,竟已不再激动伤怀,惟有惘然……是我心已死,还是往事真已云淡风轻?抑或是男性的自尊仍在暗暗压抑着自己不再落泪??
  表姊善解人意地安慰着我……晚风吹来,她鬓髮飞扬,白皙的脸庞映着晚霞,有一分体谅与包容……我又想起那天跟小洁去淡水的种种,只是小洁的脸庞已然模糊……
  我知道我还是隐藏了一件事,那是蛰伏心中已久,又慢慢解冻甦醒,对表姊的一份爱意……
  回到表姊家已是晚上。她租了一层楼,有一个小客厅及小厨房,格局雅致。
  她忙着在厨房张罗着晚饭,我就在客厅看着电视。不一会儿,她笑盈盈地端着菜走出来。
  "开饭喽!!"
  "哇!!这么多菜!!",我讚赏着
  "今天算表姊帮你接风啊!!",她浅笑着
  我们面对面坐着,桌上有四菜一汤,还有一瓶葡萄酒。
  "小雄今天喝一点。",她帮我斟着酒,帮自己倒了果汁
  "那你呢?",我纳闷着
  "姊不能喝,上次醉那一次就吓死了!",说着说着一抹红霞就晕满了双颊。我想到那日情景,心中不禁有些蕩然。
  我大口扒着饭,姊帮我夹菜,我也帮她夹,收音机传来温柔的音乐。一阵幸福感涌上心头,恍然之间,我们好像一对小夫妻。
  "姊……"
  "什么事?"
  "要是我以后娶的老婆像你一样就好了!"
  她低头噗嗤一笑……笑靥如花,我心中为之一蕩。
  "这是夸讚吗?"
  "我说真的啊!!",我认真说着
  "当个兵回来,变得油嘴滑舌的,自罚一杯",她俏皮的笑着
  我大口乾了一杯……又帮自己斟满。
  "哎呀!!别喝这么急,醉了老姊可拉不动你",
  我望着她,不知怎地,心中却有微醺之感。
  我们吃吃喝喝,不一会儿,已是酒足饭饱。姊收拾着碗筷,我帮她把碗洗了,她则低着头切着水果。我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回过头来,看到她俏丽的背影,她正专心切着西瓜,披肩的长髮梳了起来,盘在颈后,雪白的颈项,窈窕的身材,修长的双腿,赤足穿着拖鞋。大概是酒精的催化吧!我彷彿看到了小洁的背影,那个我熟悉的肉体,我的眼迷离起来……是小洁吗??
  吃完了水果,看了一下电视,表姊催我去洗澡。
  "今晚要委曲你睡沙发啦!!",她不好意思讲道
  "没关係啦!!沙发睡觉很舒服的!",我回应着,踱进了浴室。
  我扭开水龙头,热水沖激着我的全身,舒适,慵懒。适才的奇异感受似也沈澱了下来。洗完了澡,擦乾身体,却瞥见洗衣篮中有表姊的衣物。一股兴奋好奇涌上心头……好久没有看见表姊的贴身了……我不禁蹲了下来,检验起衣篮中的物件,终于在最下层,挑起了一件粉红色内裤……华歌尔……内裤上的镂空似乎向我洩漏着表姊青春的秘密……我的弟弟昂然挺立着,我不禁以内裤轻轻搓揉着弟弟,微微渗出的黏液沾染着姊的贴身……但是一股奇异的罪恶感却伴随着轻柔的快感油然生起……我把内裤轻轻放回衣篮……
  (我真是如此兽性之男!?)
  我问着自己,苦笑了一下,我又把水龙头打开,用冷水沖激着下体……心中生起的慾火似慢慢冷却下来。我又再次擦乾了身体,要穿衣服时,才发现内衣裤没带进来。没有办法,只好以浴巾围住下半身,走了出来。
  客厅上电视还开着,却没看到表姊,大概出去吧!?我走向沙发,却发现表姊已靠着沙发睡着,大概是倦极了吧!?我轻声取出衣服,欲走回浴室。没想到一低头,却赫然发现她的领口对着我洞开……我咽嚥口水,偷偷饱览这无边春光。两个秀挺的乳房包在胸罩罩杯中,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乳沟隐约可见。胸罩也是华歌尔,带有繁複的蕾丝……样式似曾相识……是的!!小洁也有一件相同款式的,是她生日时我送她的!!……我的心开始蕩漾起来,眼中的她也模糊起来……好像睡着的是小洁,我像往常似地调皮地开她玩笑……我轻轻把手从领口伸了进去……把玩她那柔软富弹性的双峰。
  表姊惊呼一声!一急之下我慌忙呜住她的嘴,一没站稳,竟翻过沙发,压在她身上,而围巾却掉了下来。姊一阵错愕,好像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脑袋一阵空白,只觉全身发热,下体膨胀着,觉有一股激流欲喷射而出……
  对肉体的欲求强烈的驱彻着我,被我压着的,在恍惚之间,竟分不清是表姊抑或小洁……我索性将手伸进表姊裙中,沿着滑腻的大腿而上,直至根部,是那束缚情慾的内裤。我的手搓弄着,将她的白色内裤褪至了膝盖,又将裙子翻起,她那神秘的溪谷、森林已展露在我眼前。我的心扑通乱跳,似要从嘴巴跳出来。她开始挣扎起来,腰枝乱扭。我左手握住她双手,右手扯下她内裤,并扶着坚挺多时的小弟弟对那桃源乱冲乱撞……
  "不可以!!",她声泪俱下地挣扎乱扭着,欲挣出我的魔掌。
  我像一只野兽,攫取着即将到口的猎物……而她只是无望地挣扎着……我的弟弟已对準她的宫殿欲挥军直入,突然间,她一只手挣出了我的掌握,竟抓住了我的弟弟……而在这一霎那,我感到下体一阵舒坦,一阵晕眩冲上脑门,一股激流从弟弟喷射而出……我的淋漓喷上了她的小腹,弄湿了她的手,也弄伤了她的心……
  我竟感不到任何快感,只有深深的懊悔与自责,好像作了一件大错事。就这样抱着她……伴着她流泪……只是在她耳旁不断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内心涨满难言的痛惜。